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女房东和养女】【作者:Sexton】
【女房东和养女】【作者:Sexton】
字数:68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心情不好,把一些往事拿出来讲。

  当年我28岁,住在牛津richmond路32号,牛津读博士第二年从学院搬出来住到这。房东是的英国女人,Lucinda,48岁,有一个中国养女,Jenny,22岁,在oxford brookes读书。

  英国女人早上会给我和全家做饭,有一次他妈不在,是她养女给我沖了杯cereal,我喜欢给我做饭的女人。

  去年看着房东离婚,过了两天丈夫悄无声息的走了,女人没有多余的钱,所以还是让我留下来住。

  有一天晚上,我看到她喝了酒哭了,我也就坐下来陪她喝。我想告诉她没有关系,就抱了抱她。

  她问我爱不爱他,我不想让她伤心,就说了是。

  於是她把我的头抓住往她胯里拽。隔着内裤逼水都蹭了我一脸,她没洗,很骚。

  我也分手了,当时有些低落。

  所以就把她内裤脱下来,让她坐到我脸上,开始猛吸她的淫水,越吸越像把心里的怨气全发泄了出来,她也流的越来越多,夹得越来越近,无法呼吸。
  她把逼一路从我嘴上蹭下来,一屁股把我涨红的鸡巴坐到逼里,一路全是水。
  英国女人的逼里是软绵绵的,热的。我用最深最快的抽动操她,反复操。
  她疯了般幸福的呻吟。

  「give me a child!」I shouted,

  射了好多,全在里面。脸上她的逼水没干,精液和逼水的混合从她阴道里流出来,从我阴毛流到大腿在流到沙发上。

  她说是不会怀孕的。然后就倒在我身上,奶子很热很软,深深的歎气,一阵子没动,就睡着了。

  她养女应该听到了一直不敢下来,在楼上小声哭。

  分手半年来第一次,伴着女人的体热,鸡巴软在阴道里就睡着了,很幸福。
  那天晚上我觉得我爱上了她,她也爱上了我。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发觉她在吸我的阴茎,看到我笑了,我也笑了。很软的舌头在龟头上慢慢的转,很自然的就射了,Lucinda也很自然的就喝了下去。

  她让我留在牛津别走了,我说好。然后我们就抱在一起了。又操了她一次,她这次很开心。

  突然,Jenny从楼上沖了下来,站在楼梯扶手边,愤怒的看着我和她养母的裸体。

  Lucinda看着Jenny轻蔑的笑,似乎在示威,似乎有很多很多女人之间说不清楚的事情。

  Lucinda牵着我的手,拉我到Jenny身边。我的阴茎已经又涨了起来。

  Lucinda抓住我的阴茎,在Jenny面前跪着又亲了起来。

  其实我也喜欢Jenny。一个长发,大眼,白皙,有点小丰满的亚洲女孩。
  记得有一次夏天,趁她妈不在,和前女友在房间做爱,故意弄的很大声让隔壁的Jenny听到,而我脑子里想得都是Jenny。

  后来Jenny倚再她房门和我聊天,穿着一个大背心,但是不小心把一只又大又白又软的奶子露了出来。我脸一下就红了。回房间一直想着那只大奶子打飞机。

  这时在楼梯扶手边的Jenny哭过的脸更白了,又带些粉红,淩乱的头发,只穿着内裤好美。Jenny的愤怒慢慢的变成一种悲伤,有转化成一种顺从,脱下了衣裤和养母一起舔起了我的阴茎。

  Oxford brookes的女孩子都要被牛津的男生上的。

  我把她们带上楼去,去了原来的主卧,在大床上搞她们两,Lucinda推着我的屁股,我插Jenny。Lucinda又下去舔我的蛋,很快我就先射在Jenny里面。

  休息了一会,Jenny又把我吹了起来,我又搞了她养母一遍,射在里面。
  看到Lucinda和Jenny并排躺着,逼里都流出来我的精液,我觉得好开心。那天早上好累,我们三个一直睡到下午3点。

  然后我们就一直一起生活,睡觉,做爱。

  而Jenny最后离开了我们,以后我再讲这之间的事。

                (2)

              说说我自己吧

  我是个堕落的人,家里很早就分开了,但父母都有钱,后来自己也搞了了不少钱。我喜欢搞女人,花了最多的钱就是玩女人,不带套,病了也无所谓,艾滋死了更好。死亡的紧迫感和性爱的满足让我更努力工作。

  我是学金融的,以前在美国本科毕业去了投行,搞了内幕交易怕被发现,就申请了牛津的金融博士-教授们研究的东西对我来讲很简单。我的梦想就是一遍交易一遍做爱,每天射精到女人和美金上。

  我喜欢群交,同时何不同的女人做爱。在来这里之前我就喜欢找妓女包夜双飞或者三飞。鸡巴射空然后在女人的奶子上睡觉的感觉很好,如果还有一个含着你的鸡吧就更好,满床都是性爱完了的味道,不能洗掉。

  我喜欢老女人也喜欢小的,老的女人的阴道松一些,但是屁股很大,耐操,适合第二次射,射完就可以趴在她身上休息。

  小的姑娘的阴道很紧,热,包着你的阴茎很容易就让你射,射了以后又很容易流出来,那个样子很美,特别是老女人舔乾净的时候,小女生舔射过的老女人的逼就更美了,当然让他们这么做很贵。

  其实我住她们的房子就是想搞她们母女,很早我在路上见到她们就回去找鸡了,受不了。

  Lucinda和Jenny现在都是我的,老女人和小女人的玩法每天都在上映,她们喜欢做爱,说我的精液很好吃。

  有一个星期我每天早上都要额外给她们一人射一份精在麵包上,看她们开心的吃掉。后来我太累了,就没有继续。

  那一年真的好幸福,我给她们买了好多礼物,我要告诉他们我比那个男人好。
  Jenny的逼毛很少,我就帮她剃掉了,Lucinda吃醋也要剃掉,但每次都刮嘴,我疼的叫她们两就笑,奶子颤动。

  她们两我每天早上看到都觉得很美,直到我看到了导师的女儿。

                (3)

  导师的女儿很年轻,绿眼睛金头发,一点点小胸,唇像是粉色的水笔点出来的,很纯洁高贵的样子,又有些小奇怪,划完船知乎,走过去浑身一股香气。在剑桥读神学,我去的时候看过她一次,美得不可方物。可是不能做,因为是老闆女儿。

  那次回来看到我艳俗的Jenny和Lucinda我就生气了,我需要更多的刺激。

  我想起来我小时候第一次找小姐的时候,16岁同学带着去,小姐让我躺在水床上给我洗身体,然后吹。那个小姐很漂亮,也像Jenny,突然她吹着吹着一笑,把沾满肥皂的手指插进我屁眼里挤,一挤一吹我居然射了。她让我躺下再做服务的时候就用舌头顶我屁眼,再用手撸我的吊,然后我在射在她里面的时候就很快。我好喜欢她给我毒龙。

  我让Jenny也舔屁眼,Lucinda用手玩蛋用嘴吸吊。没想到她们也很喜欢,於是生活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可是我还是在想导师女儿那张清纯的脸做这种淫荡的事情,每次想着她,我泄出的精液就像流水一样,Jenny和Lucinda以为这是因为我更爱她们了,於是也就越开心卖力-呵呵,愚蠢的女人。

                (4)

  有时候Lucinda坐在我脸上,我会觉得要窒息,但她总要用力蹭,我总觉得这是爱我的表现。

  和年纪大一些的女人做爱是高中养成的习惯。

  中学时候搞同学被班主任抓到过。我和女朋友半夜在教室做爱,突然灯开了,女班主任站在门口看着我们,而我的吊还鼓胀着插在女朋友里面。

  女朋友第二天起就没来上学,很快转学了。

  而我第二天就被叫到班主任家里训话。班主任郭老师是个音乐老师,女党员,瘦,非常精干的样子,似乎是太强势离了婚,四十出头,男同学总觉得她是徐娘半老的最佳例子。

  郭老师每次找男生训话总是在她家,让男同学站着,自己坐着,胸口的扣子解开两颗,男生们经常私下笑这件事。

  那天郭老师解开了三颗,胸罩带的很松,乳头都看得很清楚,是竖起来的。
  她一开始训我什么我没怎么听清楚,但是后来的我反应过来了。她问我是不是发育忍不住,然后手指轻轻搓了搓我的吊。

  「你每天到郭老师这里来射出来,这样你才会好。」这句话我现在还记得。
  郭老师让我把裤子脱掉,拿了个陶瓷茶杯,让我射里面。

  於是我在她面前开始手淫,但是总是射不出,於是她一把手把我鸡巴拽过来,用四根手指上下搓我的龟头,我很快就射在她手上和陶瓷茶杯里面。但是她还是不停手,我被刺激的大叫,郭来是老师就笑得好开心,但是一会她的脸就沉了下来,用毛巾把我的鸡巴擦乾净,拿起茶杯把我推到门口让我走。

  那时就养成了每天至少一次的习惯。

  后来我反抗,把郭老师按到床上扒掉她奶罩裤衩操她,射到了她里面。稍稍停顿了一会,她一个巴掌把我扇倒,翻起来把骑在我头上,把逼怼到我嘴上。
  「还给你。」郭老师说的好温柔。

  郭老师是我第一个长期稳定的性伴侣,高考前她也要。毕业前她要的最猛,有时候我会想她。

  现在的Lucinda也喜欢做完马上坐在我脸上,让我舔舔她刚被射过的阴户,那一年她慢慢看上去似乎年轻了十几岁。

  Jenny喜欢在一遍看她妈这样,自己偷偷笑。Jenny还是喜欢我射完帮我舔乾净,很可爱的小姑娘。

  睡觉的时候lucinda喜欢握着我的阴茎,Jenny喜欢用手包着我的蛋。

  我们三个越来越亲密,我也去办公室越来越少,三个人经常就在床上过一天,一起泡她们家很大的浴缸。

  阳光好的时候在后院吃饭也在做爱,各种食物和人放在毯子上,香肠和阴茎,鸡腿沾着逼水,精液和沙拉,甜品和乳头,还有阴道里吸出来的葡萄。

  这大概就是天堂吧,我觉得。

             (5)牛剑的性文化

  偏题扯扯学校,牛剑的学生都还比较喜欢做爱,不知道哪个报纸说平均每天两次。其实我觉得也是不忙的时候,周末整个学院的人都在做爱,特别是几个女院。一个传说是火警一响,里面跑出来的男生比女生还多。学历高的其实玩得都比较开,以前凯恩斯也是一个乱交俱乐部的会员。

  不扯自己的学校,讲讲对门。

  剑桥的女生比较漂亮,Seeking Arragement原来在英国的排名剑桥是很靠前的,女生比明星好看的多了去了。

  国际学生里好看的也很多,据说这根申请时要交照片有关,美国女人跟这些欧洲女人比起来就粗糙很多了,所以牛剑的美国女生浪的很多,时不时来钩你一下脖子,大声说话。相对而言英国女生就闷骚很多(btw一般市民很明骚),但是带你回家一打开衣柜一堆玩具的也很多。

  我在剑桥没有什么艳遇,当一个哥们很多。听他瞎吹有一次他上了一知乎名人,说她男朋友不在跟她一起吃formal,回她宿舍一看裙子里面什么都没穿,两人一遍操一边喝酒,女的喝吐了趴在马桶上吐,男的一遍看她吐一遍操她,厕所门开着,全宿舍都听得到,据说第二天巨尴尬。他还是剑桥好几个swinger club的会员。

  牛剑图书馆不少,系里,学院,学校都有图书馆。剑桥的图书馆UL比较大,是设计英国邮筒的那个人设计的,最后盖出来像个吊,国王看了说「A fineerection!」,UL比较大,有些角落几乎没人去,有时候学生会在那里来个快的,我有次夏天拿同学的卡带Jenny进去,找了一个角落,裤子扒到一半就来了一次,走出图书馆精液突然顺着Jenny的腿流下来,裤子还湿了一点,在她后面的男生一直憋着笑。

  读书、喝酒、操逼,基本就是这帮人的主要生活。

             (6)导师的女儿

  无论如何,我还是和导师的女儿Hannah成为了朋友。

  有天我们约着吃午饭,但是早上先陪她rowing,我在岸边跟着走,她和队友在船上。

  河边Midsummer Common的草地还盖着晨雾,金色阳光在她的背和金发里。她们一桨一桨的划,我得带着些小跑才跟得上,我一直看着她,她喘气的时候胸口一起一伏的,绿色的眼睛有时也会瞟一下我。一切都很安静,水声和口令。

  结束了我送她回宿舍换衣服,我在外面等,她换好了把门打开叫我进去。
  我一进去看到她在泡茶,阳光落在她的她光脚上,脚很秀气,粉白,小小软软的,光温暖的从脚跟一直照亮她屁股柔和的轮廓。她长发拨到一边盖到胸前,里面没穿,乳头顶起白色体恤,里面透着水滴形的乳房。我看呆了!

  「milk?」Hannah笑着打断我的注意力。

  她把茶送来时,光脚踩在我的脚上,我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她没忍住笑问我怎么了。

  我也没敢说什么,哼哼了一声就低头喝茶,脸通红。她像看一只小狗一样看着我。她知道我喜欢她,这很明显了。

  我知道她下面应该就是玩弄她的猎物的时间了,我想让她得逞,但是我很担心她只是tease。上次她让我陪她买卫生巾,就跟我详细描述这个那个放着是什么感觉,她乐於看我不好意思的反应。

  Hannah走过来,身子越过我的肩头去拿一本书,蹭过我肩头的先是柔软的胸,再是腰,很东方的香水味从乳房到腰的这段皮肤散发出来,等她拿到书再回来的时候,她跟我坐的近了很多,我看她的小嘴慵懒的张开,但我没听懂她说什么。

  她让我帮她写哲学作业,我不答应。她发出一种白人姑娘装可爱的哼哼声,让我再想想,坐得更进了,几乎在我耳边问我是不是想喝学院新酿的port。
  我想问她是不是在挑逗我,但是没法开口,礼仪只能让我并上腿,夹住已经开始硬的鸡把,我说好吧。

  Hannah说只有一个杯子了,别介意。她自己喝了一小口,嘴在玻璃杯抿了一下,一滴酒又顺着杯壁留了回去,她手指捏着酒杯递给我,顺道把她喝过的那一边转到我面前。

  我有些生气了,想把她摁倒在床上干,但是还是没有办法。不过我还是压着她的唇印喝下去,我有些埋怨地看着她,说taste good,她只是笑,问我现在可不可以帮她写,我说ok吧那就。

  Hannah起身说太棒了,双手压着我的大腿上看我的眼睛,靠近我,「我就不留你吃饭了,男朋友临时有约。」

  Hannah知道让一个男人迷住她的办法,浅尝辄止,永远不满足,打击,玩弄,诱惑,再激怒,男人就越想操她,佔有她。导师教的政治她学会了,以一个女人的方式,而我觉得这种形式的权力更致命。

  我拍了下她的屁股,说好的,她站在门边一脸冷漠地看我离开。

  (7)离别,现实,与性爱

  神秘入侵兄叫我继续写,我就继续写吧,不过不想编故事了,讲讲真实情况,也了结了这个故事。

  学校,人(名字不是)还有我的一些基本情况都是真的,故事有真有假。
  女房东我是有过的,当然我没有上她,她也没有养女,也没有子女。

  她离婚的时候是我住在她家最后一星期,她老公已经搬走,房子要卖,我也刚刚分手,一切回忆和伤心事都会在一周后完全变成回忆。

  我帮着女房东一起收拾了一些房间,扔了好多东西,然后在牛津的巷子里走,天气一会阴雨又一会晴朗,百年的树木和房子,还有这个曾经的家,无论他们看过多少人间冷暖,都是沉默,从一个白昼到一个黑夜,周而复始。

  我在女房东的房间里陪她聊以前开心的事和伤心的事,聊着聊着都有些哽咽。
  我们聊到了性,对她而言是爱情,我说对我而言主要是欢愉,中国老话男欢女爱。

  她说她早知道这句话就好。

  我说现在也不迟。

  她说如果她在年轻几十岁,她也许这时会和我在一起。

  我说也许,也许即使缘分再浅,陌路时总让人神伤。我确实吻了她。

  离开美国时,我面对的是一份不浅的缘分,Jenny,可爱的ABC,在现实生活里是另一个身份。

  在我再美国最疯狂最成功同时也是最紧张的时候,Jenny陪着我。我亲吻过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里里外外,压力显然让我在和她做爱时更加疯狂,食物交易性爱与生活完全交织纠缠在一起。

  葡萄,鸡腿,香肠,后院都是真的,但是是在我和Jenny租的小屋里。
  Jenny的体液是没有味道的,但是她的唇是甜的,我现在还记得。
  有一次我再联系她,她说她还记得我的味道。说分开的时候我以为我和她只是为了欢愉和放松,在去伦敦的飞机上我才明白我放弃了什么,把头埋在枕头和毯子里痛哭,好在那一排只有我一人。

  我跟房东说的男欢女爱,是我自己让我自己相信的东西,它让我继续生活下去,我希望也可以让房东继续下去。

  导师的女儿是我最近的一段感情,她是如此美好以至於我不愿意和大家分享我们的性爱故事,她是清纯而狡黠的,高贵而世故,但在这个时候也要结束,我们为了自己更好的将来,选择放弃当下的美好,其实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值得,爱情和缘分在自己手上窒息,让人觉得自己的一部分也随之死去,然而一个不完整的灵魂,罪孽深重而残缺的人生赌徒,还要继续疯跑。

  我闭上眼的想到的美好总是这些温柔的乳房,抚摸,阴户,亲吻,液体,吸吮和依靠。

  然而无法面对的是爱情二字,它有时太沉重。

  说点轻松的,我的初中老师(而不是高中)。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勾引小男生。我的高中女朋友和我在教室做爱确实被发现了。

  最后牛剑的学生中国人纯洁的比较多,以前学生会选举,居然脚踏两只船也成了丑闻(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

  老外也没有那么喜欢乱搞,但是女院确实收到过邮件,说请大家做爱声音小一点。另外导师的女儿在UL的背面全裸,你们也可以在网上找到,我拍的,她不会介意。

  我的希望是,在未来能和我生命里美好的女生相识,相爱,做爱。也许有一天我会为了她们中间的一位停下来,我们躺在草地上裸着,她躺在我的小腹上,阳光照在我们身体上,亲吻嘴唇,脖子,乳头,小腹,大腿,手指,小腿,脚趾,再回来品尝的她蜜汁。

  把里面的樱桃吸出来,再狂插她的小紧逼。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