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网上的肉畜】【作者:NoReality】
【网上的肉畜】【作者:NoReality】
字数:177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征集身材适中、年轻美貌的女性肉畜一名。」

  何京在键盘上打出了一行字,然后又将其删掉了。

  随着男女比例的扩大,网络上开始出现很离奇的传言:传说只要在网络上发出征集肉畜的帖子,就可以招募到资源被宰杀的肉畜,而且还有相当高的几率找到美女。网上经常有相关的自述经历出现,还有图片、视频流出,但是考虑到如今发达的CG技术,大家都把这些图片、视频当作是CG的产物。

  网上的这些东西看多了,何京萌发了找一个肉畜试一试的想法。但是等到开始做的时候,他的心里却一直是七上八下的。要发帖子就要留下自己的电话,留下电话住址就可能招惹到骗子或者入室抢劫的,如果被骗了或者被抢了,自己连向警察报案都是不可能的了,万一这个帖子被警察看到,自己就要铁定坐牢的。
  最后他还是下决心,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因为如果他不这样做的话,那个招募肉畜的想法就会一直占据着他的大脑,让他寝食难安。帖子发出之后,他觉得自己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了,如果这个帖子无人理睬的话,好让自己死心。
  第二天,当他登录论坛之后,他的帖子的确有很多人回复,但是全数都是骂他的。打开私信一栏,找到了好几条应征的信件。其中有一封信件引起了他的兴趣,这封信是以两个女孩的名义发出的,而且有一张两个女孩的***.照片中,两个女孩都戴着硕大的墨镜,这似乎是为了掩饰身份,照片中两个女孩抱在一起,若隐若现的乳头和阴部,再加上较好的身材,这张照片立刻让何京的肉棒硬了起来。私信里写着女孩的 Skype帐号,而且还注明要在晚上10点到11点之间联系,
于是何京打算今天晚上联系一下试试。

  「你好。你是小批萨吗?(对方的网名)」

  「哦,我是,你是朱元璋吗?(何京的网名)」

  「对对,是我。」

  对方发过来一条视频请求,何京自然也想通过视频看看应征肉畜的真面目。
  视频接通了,画面上出现了一个女孩,虽然她穿着衣服,也没戴墨镜,不过还是看得出来,是那张照片上的两个女孩其中的一个。稍后,另一个女孩也钻进画面,很明显是照片上的另一个人。

  「给我发私信的是你们两位吗?」

  「是……是。」

  女孩显得很紧张,她不自觉地握紧了旁边的女孩的手。

  「你们两个真的自愿被吃掉吗?」

  「啊?」

  小批萨有些犹豫,迟迟不肯回答。

  「姐姐,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她旁边的女孩这样问她。

  「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你们不能草率决定呀。」

  「谢谢。你说得对,我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啊,我倒不是对你不满意,我只是想好好想想,自己要不要这么早就选择去死。」

  「不要着急,你们慢慢考虑。」

  「好吧,我们约一个地点,两天后见面,我用这两天静下心来仔细想一下」
  最后,他们约好两天后在图书馆见面。

  图书馆是这座660 层的综合大楼的一部分,它就设在第173 层,在这个网络
发达的时代,这个象征性的图书馆是没有几个人光顾的。何京乘电梯来到图书馆之后,在图书馆里转了几圈,他发现这个图书馆除他自己以外,只有两名读者,连工作人员都没有。何京靠过去搭讪,看到这两人正是两天前在视频上看到的。
  「怎么样?做好决定了吗?」

  「我们要在做决定之前,先听听你的宰杀计划。」

  「我的计划是这样的。首先你们两个先给我做一个星期的*** ,你们要服从我的一切命令,不许反抗,每天都有不超过一个小时的性虐。一个星期后,我要一点点吃掉你们,从手臂开始,然后吃大腿,最后是身体,切割时候没有麻醉,最后宰杀之前要有三天的禁食时间。」

  说出自己的计划之后,何京有点担心两个女孩会被吓跑。

  「好吧,这个计划我们可以接受,不过我们也有我们的条件。你不能把我们的身份公布出去,你可以给我们拍录像,但是不许给别人看。」

  姐姐代替妹妹给出了答复。

  「没问题。」

  何京感到很吃惊,这样一个口头上的协议,就这样轻松达成了,比买一辆新车还要简单。

  「那么,你们两个,是不是可以跟我回家了?」

  「这可不行。」

  说话的是妹妹「为什么?」

  何京有点害怕,他真怕这两个美女会反悔,不让他吃了。

  「既然你要我们当你的*** ,你应该对我们下命令才对,语气也应该强硬一些。」

  「我只是不想在我的房间以外惹麻烦,你们只要在我的房间内做我的女奴就好了。」

  何京住在大楼的443 层中的一套单间公寓中,房间只有一个卧室、一个兼厨房功能的厅。

  「房子很小,你们别在意。」

  「反正我们最后都要住到你的肚子里。」

  妹妹秀了一下自己的幽默感。

  「下面我给你们定几条规矩,如果你们不能遵守,那么你还有反悔的机会,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

  「放心好了,我们不会反悔的。」

  「听我说完了你们在决定。首先,你们都要叫我「主人‘ .」

  「是的,主人。」

  称呼改变之后,两个女孩的态度似乎也变了不少。

  「第二,你们服从我的所有命令,如果违反的话,我要立刻宰掉你们两个。如果因为没有服从命令而惹怒我的话,我就要把你们两个的身份和视频都公布到网络上。」

  姐姐开始犹豫了。

  「姐姐,答应吧,这样玩起来才够刺激呀。主人我答应你。」

  旁边的那个小一点的女孩插嘴。

  「我,我也是。」

  那个「姐姐‘生怕自己会被排除在外,也急忙回答。听到两个女孩的最终答复,何京的心跳一下飚到了每分钟120 下。

  「好,很好。那么我就来测试一下主人的命令是否有效吧。你们两个,钻到这个笼子里!」

  两个女孩仔细一看,原来壁橱里有一个铁笼子,笼子里有一个垫子,还有几瓶饮用水。女孩不知道他要玩什么花样,但是因为觉得没什么危险,按照命令,钻进了笼子。没想到何京一下子锁上了笼子的门、关上壁橱的门,把两个女孩丢在黑暗中,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到了中午,妹妹开始敲壁橱的门。

  「快开门!快开门!」

  「有什么事吗?」

  何京慢条斯理地打开门。

  「已经过了中午了吧?你不给我们吃的吗?」

  「呵呵,恕我直言,看你们两个的身材,你们还是少吃一顿比较好。对了,这个东西也许可以安慰你们一下。」

  何京把一盏光线很强的应急灯塞进笼子。

  「你们渴了的话,就喝旁边的瓶装水吧。」

  「我们要去卫生间。」

  「嘿嘿,要是小便的话,就用空瓶子解决吧。」

  「什么?等等,拜托你把我们当人看好吗?」

  「那么,要我再增加几台摄像机,把你放尿的过程拍下来吗?」

  此时,两个女孩虽然一肚子怨气,但是却不敢再提要求了。

  晚上九点之后,两个女孩终于忍耐不住饥饿,大闹起来。

  「好,好,我的饭菜只给*** 准备,如果要吃,你们必须先证明自己是合格的***.」

  「你快点放我们出去,我们证明给你看。」

  「你们两个,立刻把裙子脱掉!然后我再考虑要不要放你们出去。」

  姐姐穿的是一件短袖衫加短裙,看起来应该是一套,妹妹则是一身连衣裙,脱掉之后,姐姐是短袖衫加内裤,妹妹则只剩下内衣内裤了。看到两个女孩已经半裸,何京才把笼子门打开。

  「你们爬到床上去,用手铐把自己的手铐到背后,躺下。」

  何京继续给她们下命令,姐妹两人也照做了,她们把这些命令当作普通的游戏来玩,除了命令让她们害羞这一点以外,她们只想尽早证明自己已经是女奴,然后快点吃些东西。

  何京也爬上床,用食指、中指、无名指隔着内裤,抚摸姐姐的阴部。

  「首先要谢谢你们愿意做我的肉畜,从小到大,除了父母以外,我最感激的就是你们两个了。把脚张开。」

  姐姐乖乖地张开了,但是姐姐明显感觉到,何京的语气变得凶恶起来了。何京用整个手掌抚摸她的私处,然后接着说。

  「其次,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会太长,但是我还是要在吃你们之前,把你们调教成我的***.」

  「可是我们已经是你的*** 了?」

  啪!

  何京用鞭子啪地一下,抽打在了姐姐的阴部,给她带来了她一生中从未体会到的疼痛。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虽然你嘴巴上说要当我的*** ,不过你的身体似乎完全没有准备好呀。对了,把腿合上就算是违反我的命令。」

  「什么?」

  姐姐听到后,立刻将合上的腿张开。

  「你知道什么是*** 吗?」

  啪!

  又有一鞭子抽了过去。

  「就是要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的奴隶!」

  啪!

  「知道为什么*** 做得到这个吗?」

  啪!

  「因为她们爱她们的主人。」

  啪!

  何京的鞭子抬起时扬起了一些水珠,仔细一看,姐姐的内裤印出了水印,原来姐姐已经被打得小便失禁了。

  「你尿裤子了。」

  「啊?」

  姐姐下意识地加紧双腿。

  「你这样做可是违反我的命令,小心我把你失禁的录像上传到网上,只要简单人肉一下,你的姓名和父母的姓名也都会一清二楚了。」

  没办法,姐姐只好重新分开双腿。

  「我说到哪里了?对了,她们爱她们的主人远胜于她们的生命、尊严。」
  啪!

  「即便是被主人践踏、侮辱、被折磨得痛不欲生,但是她们还是爱着她们的主人的。」

  何京停下手中的鞭子,用手抚摸着姐姐的脸,问道。

  「这些你做得到吗?」

  姐姐一个劲儿的哭着、她哀求着。

  「放过我吧,我想回家,我不想再被性虐了,好疼,和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那是因为你现在还没有成为合格的女奴,你现在按照我说的做,我每打你一下,你就大喊一声「我爱主人!‘」

  啪!

  「啊!我爱主人!」

  很好,不过你的嘴巴可不是用来喊痛的,是用来爱你的主人的。

  啪!

  「呃,我,我爱主人!」

  「不错,你要记住,这句话不是喊给我听的,是喊给你自己听的,你要从心底相信它。」

  啪!

  「我爱主人!我爱主人!」

  「还疼吗?」

  啪!

  「疼!不过我忍得住,因为,我是主人的*** !

  我爱主人!」

  啪!

  「好极了,这一下就当是给你的奖励了。」

  抛下瘫软成一团的姐姐,何京转向妹妹,此时的妹妹已经吓得缩成一团了。
  「不要过来!我们是看你在论坛上的发言,觉得你不像别人那样心狠手辣,才和你联系的,没想到你下手这么狠。」

  「那么你希望我什么样?你说说看。」

  「就是,就是普通地绑起来,然后一刀杀掉。」

  「这就是你们的追求吗?笑话,这样和杀猪有什么两样?我现在要把你们调教成忍受得住各种酷刑的*** ,然后再吃掉,让你们以合格的肉畜的身份端上餐桌。我问你,你是愿意像猪一样被宰掉,还是想变成一头合格的肉畜,然后再被宰杀?」

  妹妹想了想,但还是不知所措。

  「可是,我怕疼。」

  「没关系的,你只要想着你对主人的爱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就能忍住疼了」
  「我真的能做到吗?」

  「你可以的,要相信自己,你姐姐不是已经做到了吗?来吧,乖乖地把腿打开。」

  何京摸索到钥匙,把姐姐的手铐打开。

  「抱着你妹妹,这样她可以勇敢一点。」

  何京的调教似乎很成功,姐姐活动了一下手腕之后,就移到妹妹身边,一只手将她揽到怀里,一只手把妹妹的一条腿扳开,妹妹的阴部似乎也因为害怕而一抖一抖的。

  「注意,要开始了。」

  何京的鞭子无情地抽打着妹妹身体上最为娇嫩的位置,因为剧烈的疼痛,妹妹的呼吸异常地急促,她的肚皮不停地抽动,就像跳肚皮舞一样。

  将姐妹两人调教一番之后,何京的心里颇为满足,毕竟像杀猪一样杀掉两个女孩,实在是太浪费了,要先把她们调教成*** ,然后再吃掉才算充分利用。何京毫无调教经验,他所用的招数,都是从之前看到的一本小说里得来的。这些招数对于普通人是没有效果的,但是对于已经自愿被人吃掉的女孩来说,可是100%有效的。

  「主人,您可以喂我们点吃的吗?猫食、狗食,什么都行。」

  「很遗憾,虽然刚才你们表现得很好,但是还是没有达到我的要求,我还要再饿你们一顿饭。」

  听到这里,两个女孩一脸痛苦的表情,饥饿、鞭子对阴部的摧残,让这两个女孩已经身心俱疲。

  在她们梳洗一番之后,也到了睡觉的时间了。

  「主人,今天晚上,我们两个要在笼子里睡吗?」

  「不」

  「太好了,姐姐,晚上我们可以睡在床上了。」

  「我也没说你们可以在床上睡呀。」

  「那主人要让我们谁在哪儿?」

  妹妹怯生生地问道。

  「首先,要把你们的手铐起来。」

  之前她们被反铐双手时受了不少苦,这让她们对手铐产生了巨大的恐惧,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被铐了起来。接着,何京用两个绳套套住她们的脖子,而这两个绳套是从房顶的滑轮延伸下来的。

  何京把绳套提升到仅能让两个女孩脚尖点地的程度,然后固定好绳套位置。
  「等等,您要我们这样站一夜吗?」

  「没错,话说你们手背在身后、脚尖点地的姿势还真是优雅。」

  何京在丢下这句话之后,便回卧室睡觉去了。

  第二天,何京解开了两个精疲力竭的女孩脖颈上的绳套,两个女孩立刻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瘫软到地上。何京把她们送回笼子里,姐妹两个就这样一觉睡到中午。到了中午,何京弄了点吃的给她们,然后让她们养养精神,等到下午三点,何京已经准备好了另外一套刑罚来折磨她们。

  在何京的命令下,姐妹两个已经全裸,然后何京给她们两个小型电刑机,并让她们把它戴在腰上。

  「这两台机器已经充好电了,你们把两根电线上的夹子夹到乳头上。」
  虽然女孩们不知到电击的痛苦,但是金属夹子夹到乳头上的痛楚,已经快让她们哭出来了。

  「现在把电压调到100V,然后按那个电击按钮。」

  两个女孩一同按下按钮,按下之后,蜂鸣器响起,此时不会立刻放出电流,而是先给电容充电,两秒钟后放出100V的电。实际上,充电根本用不了两秒的时间,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让受刑的人在两秒钟内充分地体验恐惧。

  电流接通后,两个女孩先是一阵夹杂着惨叫的颤抖,然后都栽倒在了地上。
  「哈哈,我们到床上去玩吧。」

  两个女孩经过一天的调教,比之前乖多了,她们什么都没说,就跟着何京走进卧室。何京躺在床的中央,让姐妹左右两边躺下,她们的脸蛋贴着他的胸口,手指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腹部。他的手绕过她们的后背,手指揉搓着她们的阴核。但是昨天的鞭子让她们的阴部肿得老高,何京的抚摸,给女孩们带来了三分快感七分痛苦。

  何京时不时地会按下电刑机上的按钮,之后女孩们就会大喊一声,像扔在岸上的鱼一样剧烈抖动身体,这种电刑持续了半个小时,她们始终没有反抗。
  何京感觉到两个女孩已经被他调教成*** 了,于是他决定摘取他的成果。他把姐姐身上的机器和夹子摘掉,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一阵对望之后,主人和*** 一阵热吻。姐姐并不是冰清玉洁的处女,和她上过床的男人也有三个了,吻过的男生也不在少数,但是和可以决定她生死的主人的接吻,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她只觉得,这是主人对一个低贱的*** 的赏赐,接吻时是满心的感恩。
  之后是主奴双方都期待已久的插入了。因为姐妹两个的阴部都被打肿了,所以此时的性爱无法给她们带来多少快乐,反而更接近于刑罚。不过对何京来说,这样既可以泄欲、又可以凌辱女孩,一石二鸟。肉棒在肿胀的阴唇间摩擦,剧烈的疼痛让她的阴道一阵阵痉挛。

  随着抽插的继续,快感渐渐吞噬了她的神经、掩盖了阴唇的痛苦,慢慢将她推向高潮。她在高潮中伊伊呀呀地叫个不停,撕扯着手头能抓到的所有东西,何京也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

  当何京把肉棒抽出来的时候,已经半软了,何京妹妹的头抓到自己的胯间。
  「你的任务就是把他弄硬,硬到可以把你搞得惨叫的程度。」

  「是」

  妹妹乖乖地伸出舌头,舔食眼前的肉棒。一想到这个东西待会儿就会插进自己的处女*** 、毫不怜悯地给自己施加痛苦,她的心里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她仔细地舔着,舔过之后,又把他吞进嘴里,边吸边舔,她从心底希望这根肉棒变得又硬又大,好让他把自己折磨得生不如死。

  何京也没有让她失望,几分钟后,何京就把又粗又硬的肉棒桶进了她的处女*** ,破处的痛苦加上红肿的阴唇摩擦的痛苦立即沿着脊背传遍全身,比电击乳头时还要疼痛数倍!

  何京的体重是妹妹的两倍多,从侧面看他们交合的样子,就像厨师的手掌在不停地揉搓一个小面团。在他的身下,妹妹纤细的双腿高高地举向上空,随着何京的抽插,就像两根随风摆动的稻草一样前后晃动,她的骨骼似乎也在发出支支嘎嘎的声音,好像随时会断掉一样。

  在经历了比姐姐遭受到的更加痛苦的经历之后,何京也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里,妹妹也高潮了两次,而且两次都是因疼痛而达到高潮的。

  之后的两天时间里,姐妹两人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囚禁在铁笼子里。何京命令她们在自己上班时做好家务,家务完成后,就把自己锁在笼子里,之后再把钥匙扔到客厅的地板上。晚上是不到一个小时的性虐,这几天的性虐的花样都没有重复。

  最后,三个人一阵男欢女爱之后,何京抱着两个美女睡到第二天早上。
  话说这一天,何京下班回家,他把姐妹两个放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她们用绳子紧紧地绑了起来。姐妹两原本以为是何京要使出什么新的性虐招式,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他想切下姐姐的一条胳膊,当作今天的晚餐。

  「那为什么要把我们绑起来?」

  「这还用问?当然是怕你挣扎了?」

  「我的主人,我现在是您无比忠诚的*** 呀,如果您要切掉我的胳膊的话,我绝对不会挣扎的。」

  「真的吗?」

  「请相信我啦,我的主人。」

  最后何京打算相信她,他把姐姐拉进浴室。他用皮带把她的左臂根部绑紧,然后深深割开她的皮肤,一直割到骨头。他用锯子将骨头锯断,然后将创口的皮肤用缝衣针逢到一起,因为刚才割手臂的时候,何京有意将女孩的皮肤多留了一截,这样才能让皮肤完整地覆盖创面。最后用高浓度的酒精给伤口消毒、包扎。
  「真没想到,你竟然能忍得住。」

  虽然何京尽量加快速度了,但是在去掉手臂的这几分钟里,姐姐比过了几年还觉得难熬。
  「谢谢主人愿意相信我,以后不管要切我的哪个部位,都尽管直接切就好,不需要把我绑起来的。」

  姐姐看着眼前的手臂,而这条手臂已经不再是手臂,只是一块用来做晚餐的肉而已。

  因为剧烈地疼痛让姐姐实在是集中不了精神,晚餐只能是妹妹和何京两个人做了。女孩的手掌和手腕用来红烧,手臂切成丝,炒着吃,骨头留了起来,用来在日后熬汤。

  又过了一天,姐姐的另一条手臂也被用同样的方法切了下来,妹妹还打趣地说,姐姐变成了维纳斯。姐姐的手掌,连同手腕被做成了香辣美人手,手臂被切碎,做成红烧狮子头。

  因为上口疼痛的关系,这两天姐姐都没有怎么睡,精神状态也不太好,所以这两天,都是妹妹负责陪睡。

  周五,因为第二天不用上班,何京直接卸掉了姐姐的一条腿。

  说到大腿,自然要提一下大腿里美味的腿筋了,何京决定用来炖着吃,他又从腿上切下一些肉,绞碎之后,酿在青椒里。虽然肉是从姐姐的腿上割下来的,但是今天却没有姐姐的份,因为她要开始禁食了,以便为最后的宰杀做准备。
  第二天中午吃的是烤肉,何京把小腿肉切成薄片,放在烤架上烤熟后吃掉。因为何京的厨艺不佳,再加上怕麻烦,晚饭只简单地煮了人肉面。

  何京在周日卸掉了姐姐的另一条腿,姐姐被削成了*** ,此时的姐姐只能一动不动地任人摆布,她觉得自己从内到外,都变成了一块肉。这天晚上,何京没有给她用刑,因为失去四肢的她已经非常痛苦了。断肢带来的痛苦、失血、连续三天的禁食,这让姐姐变得异常虚弱,即便如此,她还是在床上极力取悦何京,毕竟她也知道,她取悦心爱的主人的机会不多了。

  临近死亡的感觉让她的身体异常敏感,她就像吃了*** 一样,全身上下的皮肤都变成了敏感带,何京轻轻碰触了几下她的乳头,就让她小小的高潮了一下。何京把她抱在怀里,她的样子就象一个大号的飞机杯,于是他把姐姐套在自己的肉棒上,上下套弄。何京隔着纱布抚摸她的伤口,剧烈的痛感让她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阴部更是紧得要命。为了品尝紧窄的阴部,他在她的四个断肢的伤口上一阵乱摸,姐姐的惨叫声把旁边的妹妹都吓得跑出房间,但是此时的姐姐不但对主人没有半点怨恨,反而全力扭动腰部,用自己的子宫口摩擦他的*** ,恨不得把它吞进自己的子宫。

  尽管冰箱里还有不少肉,因为担心她会提前死掉,于是决定明天晚餐时将她宰掉。姐姐也希望自己能在活着的时候被宰杀,当知道自己要被宰掉时,她兴奋得要命,兴奋状态一直持续到晚餐之前。

  今天何京下班后,急急忙忙赶回家,去宰杀他的第一头肉畜。在家门口的邮箱里,他拿到了昨天订购的灌肠机,在这个年代,虽然杀人依旧是违法的,但是只要双方同意,性虐却不受法律限制。

  他回家后,妹妹立刻向他问好,因为妹妹要照顾失去四肢的姐姐,所以今天没有把她锁到笼子里。此时姐姐躺在沙发上,看上比昨天更憔悴了,但是见到何京后还是满脸喜悦。他把在姐姐的脸上亲了一口,这让姐姐兴奋不已,他把她抱到浴室里,将灌肠机的一端接到水管上,另一端塞进姐姐的***.此时姐姐表情,就像屁股里被塞进一只肉棒一样兴奋。塞进去之后,为了防止管子脱落,他继续将管子深入进她的肠道。

  「喂!屁股放松一点,管子都差不进去了。」

  姐姐兴奋得阴部紧缩,弄得管子都不好插了。费了点时间,何京把管子插进了三十厘米左右,看来深度没问题了。

  「妹妹,过来,我也给你来一次灌肠。」

  妹妹不知道何京想要干什么,可能是也打算把她吃掉吧?她也不愿多想,只是按照主人的命令,躺在地板上,像姐姐一样地被插入一只管。何京按下开关,管子很神奇地变粗了,这是为了不让管子在极限灌肠时弹出来的保险。姐妹两人立刻感到已经很不舒服的肚子更加胀痛了,有如便秘一周之后的感觉。

  接着,何京开始向她们的肚子里灌水,只灌了一升的水,姐妹两人已经痛得在地上打滚了。何京没打算就此罢手,他要把姐妹两人的肚子灌到快要出人命的程度,这台机器毕竟不是屠宰用的(至少说明书上不是),一旦女孩肚子里的水压接近危险的程度,假期就会自动停止。

  一升水还不会致命,随后更多的水被灌了进去,妹妹腹痛难忍,她双手捂住肚子,两条腿拼命地乱蹬着,失去四肢的姐姐除了浑身颤抖地惨叫以外,更是什么都做不了。等到压力达到危险值的时候,机器自动停机,此时何京按下按钮,管子的直径收缩到之前的大小,两条管子立刻被她们肠道里的高压水一口气冲了出来。此时的妹妹精疲力竭地躺在自己的粪水里,而姐姐则更象是一具死尸。
  何京在确定姐妹两个还有呼吸之后,又玩了三次惨无人道的灌肠游戏,姐妹两个又重复了之前的痛苦与挣扎。姐姐回想着自己被切掉手臂时的痛苦,似乎还不及这几次灌肠的痛苦。而在最后的一次灌肠中,由于腹部的水压太大,压迫到了胸腔,妹妹还有一阵停止了呼吸,最后是何京用人工呼吸,才把她救活。
  灌肠结束后,何京简单地打扫了一下浴室,也给她们简单地清洗了一下。他让妹妹四足着地,然后把姐姐放到她的后背上,这样从后面看,两个阴穴和两个菊穴正好排成一条直线。何京的*** 在姐姐的*** 上摩擦了几下之后,他掉转枪
头,一下子插进了姐姐的*** ,这一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姐姐又兴奋起来了,姐姐的*** 死命地夹着他的肉棒。

  「主人!使劲干我!快点把我干死!」

  「这可不行,我要让你死在汤锅里。」

  何京怕她真的就这样被干死,他拔出肉棒,插进妹妹的*** 中,妹妹也是因第一次体验到*** 被肉棒插的感受而兴奋异常。射过一次之后,何京让妹妹舔干净他的肉棒,然后吩咐她:「去烧半锅开水,记得放笋片,把材料切一下。」
  何京又简单地冲了一下姐姐下身的精液,然后把她抱到厨房里。灶台上的锅里正在烧着水,妹妹还在忙着切菜。

  「先别切菜了,赶快到这里躺下。」

  妹妹放下菜刀,仰面躺在了台子上,何京把姐姐放到妹妹的身上。何京拿起菜刀,而姐姐则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手中的菜刀,然后注视着它插进自己的腹腔。
  何京按照网上流传的方法,将刀尖顶着姐姐胃部的位置,慢慢地往下按。菜刀没有立刻被刺进姐姐的身体,而是在那里形成了一个深深的窝,随着窝越来越深,突然「扑哧」一下,刀尖陷入了姐姐的身体,同时窜出了一小股血流。
  「啊!刺进来了,刺进来了,刀子在身体里的感觉真是奇妙……」

  何京将刀子继续向下划,把她的肚皮整个剖开,因为何京还没有宰杀经验,他的动作非常慢,这也无意中增加了姐姐的痛苦。菜刀一直划到离阴蒂只有几厘米的位置,然后停下刀。

  何京以前看过一些宰杀肉畜的照片,而亲呀所见的感受却要强烈的多,光滑诱人的女性阴部的不远处就是一条纵贯腹部的刀口,而这条伤口的主人现在还在艰难地呼吸着,这种场面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

  「把你姐姐的肚子扒开。」

  妹妹听话地伸出双手,她先碰到了姐姐的腰部,她的手指明显地感觉到了姐姐因疼痛而颤抖不已。她的手继续往腹部摸过去,她的手突然碰到了一个大缝,缝里热热的、粘粘的。

  「姐姐?」

  「没错,这就是我肚子上的刀口了,不要害怕,把它扒开。」

  妹妹左右两手伸进去八根手指,然后左右扒开,顿时,一股血腥的气味立刻充满了整个房间。何京一件一件地摘去她腹腔内的器官,他的刀尽量不伤害主要血管,以免她因失血而死。因为没有经验,有些器官都是他直接用手从她的腹腔内直接撕下来的。另一处需要注意的是姐姐的胆囊,如果弄破了的话,整个食材就浪费掉了。

  「主人好像碰到我的子宫了。」

  「是呀,你也想亲眼看看吗?」

  为了固定胎儿,子宫周围有不少连接腹腔的韧带,何京又是切、又是剪、又是抓、又是撕,总算把她的子宫连同阴道一起从她的腹腔中取出来,然后拿给她看。姐姐看了一眼,艰难地笑了一下,似乎完成了她的一个心愿。

  那边的水已经烧开了,何京往锅里导入半瓶料酒,又撒上一碗葱段、一碗姜片,然后把姐姐的腹腔冲洗一番。因为血还会源源不断地流入腹腔,直到姐姐的血压大幅下降之后,她的腹腔才勉强被冲洗干净。

  何京先把火关成小火,再转过身来双手抓住姐姐的脑袋,把她提起来,然后慢慢放进锅中。当开水烫到姐姐的阴部时,她一边挣扎一边大叫,但是因为她的体力近乎耗光了,她的叫声并不大,不过能看出来她痛苦异常。何京的一只手抓过旁边的特制锅盖,锅盖被一劈两半,中间还有一个缺口,缺口是配合姐姐的脖子的尺寸挖的,之前姐姐也试戴过。左右两块锅盖拼好后,正好夹住姐姐脖子,当姐姐的整个身体沉浸在沸水中时,锅盖正好盖在锅上,姐姐的头卡在锅外,一边左右摇晃一边惨叫。

  「哎呀,忘了放佐料了。」

  何京拍着脑袋说到,不过他是故意忘记放的。

  「把嘴张开,现在只能这样放佐料了。」

  他拿起一瓶料酒,对着姐姐的嘴巴就灌了进去,料酒顺着姐姐的口腔进入食道,又从食道直接流进了汤锅。接着,何京又让姐姐吞下一截截的葱段、一片片的姜片,他就用这种方式把两碗配料顺着姐姐的食道送入了汤锅。

  妹妹躺在台子上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的姐姐正在被一点点地煮熟,现在即使她跳出来阻止,姐姐也已经无法挽回地要变成一锅汤了。她有点伤心,又有点替姐姐高兴。何京拽过妹妹,分开她的两条腿,刚刚给姐姐开膛时已经变硬的肉棒一下子插进了妹妹的*** ,然后就这样干了起来。

  「快看,我在干你的妹妹呢。」

  何京朝在汤锅里挣扎的姐姐喊道,姐姐已经叫累了,她睁开眼睛,对着何京笑了一下。因为是小火炖煮的关系,姐姐不会死得太快。

  插了几下之后,何京把妹妹拉到灶台那边,从后面插她。

  「脚尖踮起来,让你的姐姐舔你的乳头。」

  妹妹吧前胸靠过去,热蒸汽蒸得她皮肤发红,不过她的乳头还是够到阶级的嘴了。姐姐张开嘴,咬住妹妹的乳房,用舌头舔着她的乳头。

  「啊,姐姐在舔我,姐姐还活着。」

  何京这样插了几分钟,他把身材娇小的妹妹搬到灶台上面,让妹妹的双腿分开,横跨在汤锅上。

  「你的腰低一点。」

  妹妹的腰稍微低了一点,她的*** 正好贴到了姐姐的嘴上。

  「姐姐,快点舔我的*** ,让我高潮吧。」

  此时姐姐还有意识,她开始卖力地舔着妹妹的*** ,妹妹也越来越有感觉,*** 一滴滴地顺着,*** 流进了姐姐的嘴里,也不可避免地流进了汤锅里。过了
十分多种,妹妹感觉到姐姐的嘴里吐出了一团团的热气,喷到了自己的*** 上。
  沸水隔着胸腔,把姐姐的肺加热到可以吐出热气的程度了。姐姐炙热的舌头最终把妹妹送上了高潮,高潮中的妹妹双腿一软从灶台上跌落下来,被身后的何京接住。

  「姐姐,我高潮了……姐姐?姐姐?」

  这时的姐姐双眼紧闭,已经不出声了。妹妹的手指慢慢靠近姐姐的鼻子,她发现姐姐的口鼻中不停地喷出热气,这些热气不是因呼吸而产生的,而是沸水产生的蒸汽通过食道,逆流通过姐姐的口鼻喷了出来。

  「姐姐她,死了吗?」

  「嗯,死了。」

  妹妹听到后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搂住何京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胸口里。
  「你觉得难过吗?」

  妹妹要摇头,「姐姐是为了让主人吃掉她而死的,我应该替姐姐高兴才对。不过我的确有点难过。」

  「你很诚实呀,作为奖励,就让我这个亲手把你姐姐弄死的人来安慰你吧」
  何京紧紧抱住妹妹,轻抚着她的屁股,妹妹的嘴主动凑到何京的面前索吻,何京也不吝惜地吻着妹妹。

  「咱们趁肉烧好之前,再做一次吧。」

  没等妹妹回答,何京的肉棒就滑进妹妹的*** 里,姐姐的肉飘出的香味让两个正在交欢的人兴奋不已,他们两个一边干着,一边期待着晚餐上的美味。
  忙活一阵之后,两个人都饿了,但是姐姐的整个身体用小火炖熟需要至少五个小时。何京把姐姐的胃脏,切成丝,和竹笋一起炒熟,他们先用这盘肚丝填饱了肚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五个小时之后,何京小心地拽起姐姐的头,把她从汤锅里拎出来,平放在一个巨大的盘子里。因为活煮一个人时无法将她的血全部放光,所以血液最终都流进了汤汁里,汤汁呈现出深红色,要不是灌进了一整瓶的料酒,这锅汤就没法喝了。姐姐的整个身体在被煮熟后变得异常洁白,加上刚煮熟的身体散发出来的热气,样子美极了,何京赶忙拿出照相机,用照片记录下这不寻常的一幕。

  何京在姐姐的嘴唇上吻了一口,虽然她已经死掉五个小时了,但是因为一直在锅里煮,身体不但没有变凉,反而比活人还要热,亲上去的感觉,就像在亲一个发春的少女一样。何京又舔了舔她的乳头,然后用嘴含住,除了能从她的胸部吸允出美味的汤汁以外,她的乳房和她活着的时候没什么区别。他轻轻地一口咬下去,然后向上一拔,姐姐的一个乳头就连同一小块乳房被撕了下来,何京把这世间少有的美味在嘴里反复地嚼了又嚼,才把她吞进喉咙。

  接下来是姐姐的阴部,这里不知被何京抽插过多少次,今天她终于要最后一次为他服务了。何京趴过去,对着阴部吸了一口,她腹腔里的汤汁立刻顺着她的*** 吸进了何京的嘴里。这种快感让何京难以自拔,他就这样在姐姐的阴部一口接一口地咬着,把阴唇、阴蒂、尿道统统咬碎,然后吞进肚子。等他回过神来,姐姐的两腿之间已经被咬出一个大洞,可以直接看到腹腔里的东西。

  「妹妹,过来,让我回味一下你姐姐的***.」

  何京直接将妹妹扑倒,此时他的肉棒已经在啃食姐姐的阴部时变得硬梆梆的了,他的肉棒插进了妹妹的*** ,同时把妹妹幻想成姐姐,他用刚刚在啃食姐姐身体的嘴巴亲吻着妹妹的全身。不谋而合的是,此时的妹妹也幻想着自己变成了姐姐,和姐姐一样,四肢被切了下来,肚子被剖开,内脏被一件件取出,然后被沸水煮死,最后,主人用牙齿将她身上的肉撕下来吃掉。

  随着两个人的高潮慢慢退去,两个人也从他们各自的性幻想中清醒过来。何京吃掉半个乳房和一整块阴部,他又喝了点汤,便满足地放下了筷子。妹妹把何京撕咬过一半的乳房切下来吃掉,又从姐姐的大腿根部切下一点肉,胃口小的她也被喂饱了。而剩下的部分,只能塞进冰箱,他们两个花了两天的时间纸雕姐姐的身体,又花了一天的时间吃光了姐姐的内脏,最后他们小心地将骨头、头颅这些不能吃的部分小心地收好,以免被人发现。

  姐姐的身体在冰箱里足足躺了一个星期,才被何京、妹妹两个人慢慢吃光,期间为了不让她变质,他们每隔一天还要把姐姐的身体重新煮一下,一周之后,姐姐身上的脂肪都被煮化了,结实的肌肉也被煮烂,虽然皮肤变得有些硬,但是仍旧美味。一星期之后,姐姐曾给何京带来无数不眠夜的肉体都被吃光了,只剩下了骨头和无法食用的其他部分。如果她没有遇到何京,她可能和一个正常的男人结婚,然后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如果她没有遇到何京,她的身材、她的相貌她的笑容和她的声音,很可能让她成为家喻户晓明星,但是她现在已经变成一堆白骨了。

  妹妹并非冷血无情,她们姐妹的关系很好,在她吃姐姐身上的肉的时候,失去亲人的痛苦与背叛亲人的痛苦同时袭来,好在肉的美味足可以掩住这种痛苦。她经常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地哭,但是主人在的时候,她还是尽全力地讨好他,讨好这个把她姐姐吃掉的男人(妹妹也吃掉了一半姐姐的肉)。她发现,对她的主人越忠诚,失去姐姐的痛苦就越小。主人经常拿姐姐的股骨桶她的*** ,每次这样玩弄她的时候,她都会重新陷入失去姐姐的痛苦之中,但是她在迎来高潮的时候,却会有姐姐在亲手抚摸她的*** 的感觉。

  妹妹请求何京让她晚上可以睡在他的身边,因为她一回到那个曾经关着姐妹两个的铁笼子,妹妹都会忍不住地哭出来,之前姐妹两个都是在这个笼子里相拥而眠的。何京起初不同意,因为这样会毁掉主人和奴隶之间的协议,最后何京和妹妹打了一个赌,如果妹妹能够做到主人的要求,就让她晚上在主人身边睡。
  这一天夜深人静地时候,何京把眼睛被蒙起来、双手抱着一个便携式的三角木马的妹妹带出了房间,两个人来到大楼楼顶的花园中。

  做出可能让姐妹两个身份曝光的事情,本来是违反何京和她们之前的约定,但是妹妹要求睡在主人的身边,也违反了之前作出的「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的的约定。所以,两者抵消。

  虽然大楼高达660 层,但是楼顶的四周种了两层防风林,所以楼顶的花园微风轻拂,非常的舒服。

  妹妹全身赤裸,她的身体在这个季节的微风里被吹得瑟瑟发抖,她一心想早点完成主人的要求,尽早回到屋子里,但是主人却想尽量延长这个游戏。他从身后抱住妹妹,就象在自己的房间里一样,放肆地揉搓着妹妹的两个乳房。

  何京支开三角木马,让妹妹骑在上面,然后反绑她的双手。这种三角木马是为*** 游戏准备的,所以只要加紧双腿,不会让人感觉太疼。

  「一个小时,如果你在木马上骑一小时不动的话,我就同意你晚上陪我睡」
  用腿夹住木马,阴部的疼痛就能减小不少,但如果游戏的时间太长,任谁也不可能长时间加紧双腿的。没过几分钟,妹妹的大腿就没有力气了,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的阴部,剧烈的疼痛让她泪流满面。

  「主人?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吗?」

  「没有,时间到了我会告诉你的。」

  之后妹妹就不敢再问时间了,只是一个人独自忍受着痛苦,此时她又想到了姐姐,姐姐在汤锅里坚持那么久,和姐姐比起来,自己在三角木马上骑一个小时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只当是之后被活烤的预演吧。」

  妹妹这样一遍又一遍地说服自己,终于,她熬过了无比漫长的一个小时,同时她也不用再睡在笼子里了。妹妹睡在主人的床上,才总算能睡一个安稳的觉。
  在失去姐姐之前,何京的性虐是平均分配给两个女孩的,他经常先拷打一会儿姐姐,再让妹妹窒息一会儿,如此重复。而当姐姐死掉之后,所有的性虐都落在了妹妹的身上。妹妹身上的受刑时间翻倍,痛苦却增加了好几倍,妹妹经常觉得自己可能会死掉,不过年轻女孩惊人的生命力,却总能让她支撑到下一次的性虐。

  又过了几天,何京是在难以忍耐人肉的美味,他打算开始吃妹妹的身体了。而妹妹也很乐意被吃掉,被一个男人吃掉,是她在认识何京之前就有的想法。这一天,他把妹妹叫到浴室,然后拿出了锯子,而妹妹也乖乖地伸出了手臂。
  「不对,你躺下,我要锯你的腿。」

  妹妹明白了,这次何京打算先从腿开始吃。她已经见过好多次,何京切割她姐姐的场景了,这次轮到她亲身体会了。何京单膝跪下,把妹妹的一条腿抱在怀里,右手举起锯子,把它搁到妹妹的小腿上。锯子横着拉了一下,无数锯齿像一排小刀,把她的肌肤撕成碎末。这还只是她痛苦的开始,锯子在她的腿上来回地锯着,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妹妹宁愿立刻死掉,也不愿意受这样的罪,但她又想起了她的姐姐,姐姐被酷刑摧残时是那样的美,而且姐姐勇敢地承受住了各种各样的痛苦,最后成为了一个让妹妹无比敬佩、让何京赞不绝口的肉畜。妹妹咬紧牙关,让自己尽量不挣扎,方便何京的操作。

  锯子锯到了她的骨头,剧烈地疼痛让她小便失禁,她能够清楚地听到锯子和骨头之间摩擦的声音。时间跟随她的血液缓慢地流失,不知过了多少年,她的腿终于被锯下来了,妹妹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她现在真想立刻掏出手机,给自己拍一张照片,然后发到微博上,告诉自己的粉丝,她刚刚有多么勇敢。

  不过这些都是她的臆想,肉畜的荣耀,只是肉畜和主人之间的秘密,因为法律的限制,这是不能透露给其他人的。何京帮她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把她放到柔软的床让,让她休息一下,自己则回到厨房,烹调起她的那截小腿去了。而妹妹则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她幻想着自己的腿有多么的美味,幻想自己被一点点吃掉。先是腿,然后是手臂,最后只剩下一个躯干的时候,被主人开膛破肚,然后放在开水里被活活煮死,就像姐姐那样。她猜,整个身体浸在开水里的滋味,一定比断肢还要痛苦百倍,而且,她的姐姐是在汤锅里坚持了很久才死掉的,她觉得自己肯定没办法像姐姐那样坚持的那么久。她又回想起了姐姐在被煮的时候,蒸汽通过胃、食道、口腔喷出来的样子,那时姐姐还活着。她又开始幻想有一股超过100 度的蒸汽进入自己的腹腔,然后从食道进入自己的肺部、口腔,最后从嘴里喷出来,滚烫的蒸汽毫不留情地烫坏她身体里的所有重要器官,而她不会立刻死掉,相反,她要被折磨好一阵子,才能在痛苦的顶峰结束自己的生命。想到这里,她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她的手指钻进了自己的*** ,使劲揉搓着那里,她要让自己因虐待而起的淫欲好好发泄一下。

  之前吃姐姐的肉的时候,是何京、姐姐、妹妹三个人吃的(姐姐也吃了一点自己的肉),所以吃的速度还算是快的。而轮到妹妹的时候,只剩下何京和妹妹两个人了,所以吃了一个星期,妹妹的身体还剩下一大半,只有两条腿被吃掉而已。

  现在的情况和姐姐那时一样,腿部的肉被一点点吃掉,剧烈的疼痛让妹妹夜不能寐,她的身体也一点点虚弱下来。何京为了能最后将她活吃,除了在她继续衰弱之前将她吃掉以外,没有其它的方法。

  这天,何京把妹妹放到料理台上,在旁边架起一架DV. 「今天你要好好表现一下,我要给你拍一段视频,放到网上去,看看能有多少点击量。」

  「主人不是答应过我和姐姐,不会把我们的身份公布出去吗?」

  尽管姐妹两个不怕死,但是却害怕自己的身份曝光。

  「这样就可以了。」

  何京用黑色的布把妹妹的头完完全全地包裹了起来,这样就没有人认得出来她了。

  「现在听我的命令。」

  何京给她的手里塞入一把小刀。

  「自己把两个乳房都割下来。」

  妹妹有些迟疑,因为之前何京切割她的皮肉的时候,她光是忍住疼痛,不让自己反抗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现在要让她自己动手,切割自己身上的肉,她觉得这个难度太高了,她无能为力。

  「加油!相信自己的能力。」

  何京不失时机地鼓励着她,她决定不管能不能成功,自己都要尝试一次。她左手抓住自己的左侧乳房,右手紧紧地攥住刀柄,然后刀尖在乳房的根部轻轻地一划。

  她的乳房根部立刻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她很庆幸,手里的刀是如此锋利,如果她拿的是把不太锋利的刀子,那她就有苦吃了。她的左手轻轻地把乳房外拉,左手一遍遍地划着之前的伤口,虽然她的双眼被蒙住了,但是她却看见眼前有无数颗星星,不停地闪烁。她知道,尽早结束痛苦的方式就是尽快把乳房割下来。

  她的右手不敢停,一刀刀地割着自己的伤口,她偶尔还能感觉到刀刃碰到自己的肋骨的感觉。她突然想到,只要刀尖往自己的胸口里那么一刺,她也就和这痛苦说拜拜了。不过下一秒钟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觉得,主人将刀子交给她,这就是对她最大的信任,什么死亡,什么比死亡还要痛苦百倍的刑罚,都算不了什么,满足主人的要求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她的生命就毫无意义了。
  眼看乳房的四分之三都被切下来了,她对痛苦的承受也几乎到了极限,她咬咬牙,左手一用力,把自己的乳房硬生生地从胸口撕了下来,原本应该只限于胸部的伤口,一瞬间扩大到了背部。妹妹的双手轻轻地垂了下来,乳房和小刀也从手中滑落,她似乎用尽了一生的力量。

  「继续努力,还有另一侧呢。」

  何京知道,妹妹还需要进一步的鼓励。他的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她的阴核,这个刺激和皮肉被撕裂的痛楚比起来,实在是轻得要命。但是这个刺激却让妹妹一瞬间恢复了精神。何京重新把刀子递给她,然后便开始用三根手指抽插妹妹的.妹妹的阴道口开始一缩一缩地回应着何京的手指,同时她也打起精神,继续切割自己的另一侧乳房。

  有了上次的经验之后,妹妹只把乳房切到一半,就放下刀子,两只手一起拽起乳房,把它撕下来,胸部的肌肉连同乳房一起被撕下来,藏在肌肉下面的肋骨也露了出来,白花花的,一根根的;还有几根血管,顽强地连在妹妹的胸部和她手中的乳房之间,样子着实有些吓人。

  何京关掉DV,掀开她头上的黑布。

  「你做得不错,了不起!不过你还要好好加油,在晚餐之前,你不能死掉」
  胸部被毁的妹妹,此时连呼吸都显得疼痛难忍,更别提说话了,她只能用点头来表达自己的决心了。

  何京接过妹妹手里的乳房,连同地上的那个一起捡起来,转身离开。接着,妹妹听到菜刀叮叮当当的声音,然后是汤烧开了的声音,最后,她闻到一股非常好闻的鲜奶的味道,之前她在吃姐姐的乳房时,也品尝过这样的味道,这次,应该是自己的乳房了吧?

  整个下午,妹妹都一直和自己的睡意搏斗,她真怕自己一旦睡着,就醒不过来了,到了晚上,她觉得自己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我先在就让你精神起来。」

  妹妹听到何京的声音,他明明离自己很紧,但是他的声音却很小,估计这是自己失血过多影响到了听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妹妹突然感觉到胸前有一股非常炙热的感觉?是什么?是火吗?自己正在被火烤着吗?妹妹定睛一看,原来是何京正在往她的胸部的窗口上撒着白酒。何京看她有了精神,便开心地一笑,然后拿起刀子,一刀刀地切着她身上的肉,脖子前胸、腹部,到处乱切,然后他把切下来的肉放在烧烤架上烧烤,很快,妹妹的肉的香味就飘回了自己的鼻子里。

  妹妹试着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的眼睛还能看到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她能看到主人切下她身上的肉、烤熟、最后放入嘴中的完整过程,同时她还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肉被切下时,伤口的抽动。何京的刀指向了她的阴部,接着切下了她的阴唇、阴蒂,妹妹看着主人把烤熟的阴唇放入口中,然后不停地咀嚼,这让她又开始兴奋起来了。主人的刀又继续深入,毫不留情地挖她的阴道里的肉,妹妹此时感觉到自已正在被吃掉,又感觉自己像是被主人抽插着,她的阴道不自觉地加紧了伸进去的刀子,只不过,她的阴道流出来的不是*** ,而是鲜血。
  这一餐也吃完了,此时的妹妹还在艰难地呼吸着。

  「你还活着吗?」

  何京凑到妹妹的耳边问道,而妹妹则使劲地点着头。何京切下她的双臂,再把她报到水槽里,冲洗了一下她身上的血水,用布把水和渗出来的血液擦干,干布在伤口上的摩擦,又让妹妹的身体痉挛了一阵。因为她的血压太低了,把表面的血擦掉,也没有多少新的血液渗出伤口。

  何京用保鲜膜一层层地将妹妹包裹起来,身体连同手臂被封进了保鲜膜,她的头部也被保鲜膜包得紧紧的,现在她没办法睁开眼睛了,也没有办法呼吸了,妹妹感觉到自己就像是超市里出售的鲜肉一样。接着,她感觉四周的气温骤降,她猜主人一定是把她放进冰箱里了,而且还是冷冻室。虽然不能呼吸让她痛苦难忍,但是她依旧忍住痛苦,不让自己挣扎,她害怕自己的挣扎会弄破身上的保鲜膜,这样自己的肉会损失水分,影响口感。她忍耐着、忍耐着,她知道这份痛苦不会消失,而是一直跟随她,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秒……「征集身材适中、年轻美貌的女性肉畜一名。」

  何京在键盘上打出了一行字,然后又将其删掉了。

  他现在不着急寻找下一头肉畜,他应该多花一些时间来仔细地回味两位漂亮的姐妹的味道,包括床上的和锅里的味道。

  一个月后,他发现新闻媒体里只用了一个很小的篇幅来报道在他所在的城市有两个女孩失踪的消息,字数不到200 字,而且没有提及她们的姓名。现在何京失去了知晓两个女孩的姓名的最后的机会了,在之前的相处时间中,姐妹两个对自己的姓名闭口不提。而姐妹两个的骨头等等不能吃掉的东西,都被何京带到人际罕见的地方埋掉了,而且他还反复打扫了几次房间,将姐妹两个的毛发、指纹通通消灭掉。

  现在,姐妹两个除了给何京留下了香甜美味的回忆以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